圣诞中,走进北京(上部)纯属巧合,我是从来不过洋节的。之所以题目上应用,也只借记忆之用,又次进京踩到这个节点上了。要说我能“走”,自感已满足,但


我爱北京天安门这次的游京,可能是回忆的成分重,原本不爱照相的我,也开始热
北京中进三菱祝您圣诞快乐~更有好礼相送!进口帕杰罗,进口欧蓝德圣诞减价更送
新年第一讲191.Word日历+伴侣192.圣诞中,走进北京(上部)193.来自沙特的文明
一、圣诞节日礼:即日起至12月25日,进店试驾,无需...北京市旧车信息现有车
圣诞中,走进北京(上部)193.来自沙特的文明密码194.第五届全国书画大赛征稿告
圣诞中,走进北京(上部)193.来自沙特的文明密码194.第五届全国书画大赛征稿告
新年第一讲191.Word日历+伴侣192.圣诞中,走进北京(上部)193.来自沙特的文明
圣诞欢乐购年末特价车尽在北京中进众旺当耳边荡漾着“MerryChristmas”的
装帧:精装ISBN:9787530655450因相亲而走进小冬世界的优质男人李木鱼,因意
圣诞节(Christmas)又称耶诞节,译名为“基督弥撒”,西方传统节日,在每年12月

圣诞中,走进北京(上部)

纯属巧合,我是从来不过洋节的。之所以题目上应用,也只借记忆之用,又次进京踩到这个节点上了。

要说我能“走”,自感已满足,但和这次同行的小伙伴G相比,我则是小巫见大巫,他可列“爆”走族,还好,我基本能顺溜上他的脚步,两天都处于“行走”的状态中。

G是我在企业时的玩伴,关系深厚,这几年各自玩的都挺嗨,脱离许久,近日又续游缘,就是想拾回八十年代中期一同来北京时的记忆,于是进京则心无旁骛。

但前提他还必须满足我的一个小心愿,就是先去国博看沙特的出土展,谁让我是他哥呢。

可能是年底或是圣诞节的缘故,天安门广场的安检,格外严格,当早八点钟从地铁上“钻”出地面时,就被安检的小丫头“不客气”的让解开扣子,“宽衣”检查,还,还,还是第一次碰到如此的体恤,我瞬时的尴尬中。

我笑着和她开着玩笑,并在微信中发出一个“位置”标注:我来了,又一次的站在了天安门广场中……

我爱北京天安门


这次的游京,可能是回忆的成分重,原本不爱照相的我,也开始热衷的站在情景中,又一次的——我“爱”北京天安门了。

要不说世界太小,都被“圈子”罩住了。这时我的手机铃声将我从“爱”的节奏中脱离:

国博志愿者Y来电:杨老师,来京咋不先拜码头?!赶紧的来西门,我候着。

本不想惊动打扰的,还是被“无情”的逮个正着。

感谢兄弟的情谊,让我独享了沙特的大展,这里就不言谢了。

(详见国博的相关报道文章,这里略过)

至于我的G兄弟,参观文物也成了他锻炼的场所,我在展厅内的两个小时中,他也上下而求索,将国博“刷”了一个遍,最后还应景式详细观摩了“复兴之路”。

朋友间,爱好不同,有收获就好,不必强求异同。

时针过的真快,将近午时,我和在展厅忙着“备讲”的Y老师告别,于是踏上了我俩“走”北京之路。

计划是走故宫东线,从南池子向北,进太庙东门,过天安门,再进西线的中山公园,之后走西华门大街,沿筒子河漫步,再次向北,沿北长街,拐景山前街,步入到南北走向的地安门内大街,在地安门西大街向西,最后走进什刹海,围着她绕一圈(前海、后海、西海),最后在位于鼓楼西大街的“都庄宾馆”入住……

(实际也是这样行走的,不紧不慢的从午饭后的十二点钟,直至目的地,在晚5点入住宾馆,粗略丈量始发和终点的距离是20公里)。

安静的南池子


南池子大街是安静的,没有太多的游人逗留,不算太宽的道路,偶尔飞驰过几辆轿车,这是我需要的街景,不走喧哗,但求安静。

天,雾霾有存留,手机中显示的PM2.5有201强度,一些老外和年轻人都是口罩嘴上护。

我呢?霾都毒城而来,这点数值只是庄里的零头,相对这里的“重度”,其实对庄里只能是“良优”。

我行我素,嗓子早已适应,不堵不痒不咳不吐……

皇史宬西门


在路东,一个红墙绿琉璃黄瓦建筑吸引了我,这是皇史宬,现归属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管辖,1982年入列国保名录。

这个门内,还错落着杂乱的民居,老大难的问题,一直困扰着,真和“国保”的铭牌相左。

有什么办法呢?!百姓的需求和政府的要求总是有距离的,继续找平衡吧。

太庙大门


过街,走太庙东门,这里参观的重点将是我新近巩固的古建“阶基”知识,温故知新,对号入座。

(详见专门撰写的“太庙de阶基”文章)

看着熟悉的门头题字,恰逢老人家的123周岁诞辰日将至,也算是一种缅怀。


古树


太庙四周,种植有许多的古树,盘根错节的,树是有灵性的,不是说“人挪活,树挪死”嘛,哪里的神灵都会有归属,并非能左右。

能和古树老人相邻,漫步其间,有她们的庇护,幸福感由生。


午门东雁翅楼



角楼一隅


在太庙最北,就是环绕故宫的筒子河,轻霾下,左手是午门的东雁翅楼,右手是倒影叠叠的角楼。

温馨的画面,景色中只有我一人在停留,能在闹市中,存得一方安静的乐土,供你静静的去思考几分钟,是难觅的,是惬意的……

这种情景,这份清静,也是我想要的。

但毕竟生活在闹市中,惬意的生活需要营造,能主动去捕捉,就是对自己最好的关注。

还是那句话:对自己好一些,那怕只有几分钟。

出门向西过天安门,故宫的西邻就是中山公园了。


中山公园南门



中山公园·亭



中山公园·廊



中山公园·草皮(装饰类似流杯池似的)



中山公园·竹林(能在北方觅得一方翠竹,喜人)


G兄弟这次来,很是想念中山公园内社稷坛上的“五色土”,这个华夏传统文化的典型符号,祭拜祭拜总是理由充分的。



诸侯建国立社、帝王封禅等重大仪式多用于五色土。虽然平民百姓对封禅不够资格,但能站在其间,脑海中浮现出象征着黄帝、太昊、炎帝、少昊和颛顼的五色,这个时刻,我也享受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出中山公园东门,直接和午门的筒子河相连,午后的阳光下,静谧的水,高高的墙,愉悦的走其旁,别样的心情挂脸上。


故宫西南角楼,巍峨耸立,明媚的阳光,打在衬托的垂柳,岁月如梭,光阴似箭。角楼的这种英姿,只能贴近才能述说。


西华门,高远下,其实不逊色!

庄重的重檐,平坐下高台巍峨,这种高大上的台基,只能归属帝王在此回眸。皇家的气派,处处都在挥洒,帝都,黄色独享,红都漫舞。


在北长街路西,中南海的东临,单凭这特殊的位置,你161中学就特牛!刨根下,原来是上世纪初的“北京女子一中”,李大钊亲自扶持的,在“一二九”时期是北平市学联所在地,属于“摇篮”式归属!

向北不远处,一个大理石券门围绕着红色的台基吸引了我的眼球。


原是明代兵仗局(掌制造军器)佛堂,后清康熙敕建(皇帝让建的)改为万寿兴隆寺。1949年后曾为老年太监的集中住所,多已被毁,现为民居。


院内破旧坍塌的民居


可能是北京有名的地方太多,一些古建,湮灭真可惜。

而对过,一处透着“藏式”建筑的,背景更“故事”。


福佑寺,始建于清顺治年间,据说是康熙避痘处。

雍正登基后拟分为宝亲王弘历(乾隆),乾隆登基后改为喇嘛庙。

1919年毛泽东率湖南驱逐军阀张敬尧的代表团曾在此暂住。

1927年为西藏班禅驻北平办事处。

解放后后曾作为西藏班禅驻京办事处。

一处院落,竟出入如此的丰富,可琢可磨矣。

从北长街东行,进入到景山前街,和故宫相邻的一角,凸显出一架牌坊,上曰:大德日生——每天都应该像太阳一样有所作为,给人们带来阳光和温暖。挺有意义的!

对面是“大高玄殿”,而牌坊则是它的一部分。

对过就是景山西街了。

绕景山“半个”。来到了中轴线上的地安门内大街。在大街的东侧“黄化门”街尽头,叫“锥把胡同”的,则是我们河北省人民政府办事处的所在地,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在化肥厂教育中心时,曾经在这里住宿。

据说这里的19号原为清末总管太监李莲英的房产,我能“僭越”的在此一宿,也算有些口福。

回忆是美好的,一些零散的北京记忆,时不时的穿插在我们行走的脚步上……

一直向北,在东西向的“地安门大街”十字路口上,又见“栗秋香”。


第一次见到如此排队购买栗子的场景,还是2014年北京APEC会议期间,河北博物院组织我们第一批志愿者来恭王府参观路过这里的情景。

当时我在大轿车最后一排上,和同邻的美女李雅洁都好奇又特馋的羡慕中,转眼两个整年过去了,雅洁也一门心思的相夫教子,挺想的!

在它的东面就是已经过度炒作的“南锣鼓巷”,而我们哥俩这次又选择了西侧的“什刹海”,漫游,是第一的!

什刹海,我又来了


什刹海湖心岛


因十一期间,我第一次“周游”过什刹海(详见游记:秋游北京),这次细节不谈,只是将一些新的发现共助大家,以此分享。


都说春江水暖鸭先知,今年的暖冬,不知鸭子的鸭蹼知道是春还是冬?!


上一次十一期间,他们只能算是“秋游”,这次则是真真正正的冬泳了。这些冬泳爱好者依旧活跃在湖面中,碧波荡漾在冬天刺骨的水中,人有时能和鸭子一起共舞。


夕阳下,老爷子毽子踢得是高接低挡,喜形于色。



在前海和地安门大街结合部,是一座名唤“万宁桥”的古建筑。它的小名叫”后门桥“(地安门为皇城的后门,因此称为后门桥),位列于北京城中轴线上,保不齐等中轴线申遗成功了,这座小桥没准会火的。

其实,它早已是“名人”,入录世界遗产名录,因它位于元代大运河漕运的始点,“大运河”上的第一颗明珠!


石拱券上方石雕螭状吸水兽



鹿角分水兽


趴在岸沿边对视着桥孔的分水兽,头顶一对鹿角,瘪嘴翘鼻圆眼,四爪张开抓在花球上,浑身大鳞甲,粗壮的大尾巴,甚是威武。

在西海的北邻,是竖立在北二环北侧的被瓮城包围着的得胜楼。

可惜了,三点半就闭门谢客,无法登楼观景,等下一次来弥补。

早就收藏有郭守敬相关的门票,而位于西海西北角的“汇通祠”,是我第一次光顾,虽然这里修葺已经很长时间无法正常开馆,但能站在河北老乡的名目下,也算风光一族。

日落了,迈着走了一天的腿脚,入住鼓楼西大街的“都庄宾馆”,今天外面的什刹海是年轻人的乐土,因圣诞节的平安夜来临,而我则在喧闹声,进入到梦中……


(未完待续,敬请关注下部游记)


2016.12.28写于云伫山房



码字涂鸦瞎比划(mazituya)

 查看原文  分享到微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大不六文章网立场
码字涂鸦瞎比划
mazituya
高兴了就写,乐和了就画,看好了就读,想走就出发!杨群佑欢迎您的光临

相关

    圣诞中,走进北京(上部)-码字涂鸦瞎比划-大不六文章网(wtoutiao.com)

    圣诞中,走进北京(上部)

    北京

    码字涂鸦瞎比划(杨群佑) · 2017-01-12 01:44

    圣诞中,走进北京(上部)

    纯属巧合,我是从来不过洋节的。之所以题目上应用,也只借记忆之用,又次进京踩到这个节点上了。

    要说我能“走”,自感已满足,但和这次同行的小伙伴G相比,我则是小巫见大巫,他可列“爆”走族,还好,我基本能顺溜上他的脚步,两天都处于“行走”的状态中。

    G是我在企业时的玩伴,关系深厚,这几年各自玩的都挺嗨,脱离许久,近日又续游缘,就是想拾回八十年代中期一同来北京时的记忆,于是进京则心无旁骛。

    但前提他还必须满足我的一个小心愿,就是先去国博看沙特的出土展,谁让我是他哥呢。

    可能是年底或是圣诞节的缘故,天安门广场的安检,格外严格,当早八点钟从地铁上“钻”出地面时,就被安检的小丫头“不客气”的让解开扣子,“宽衣”检查,还,还,还是第一次碰到如此的体恤,我瞬时的尴尬中。

    我笑着和她开着玩笑,并在微信中发出一个“位置”标注:我来了,又一次的站在了天安门广场中……

    我爱北京天安门


    这次的游京,可能是回忆的成分重,原本不爱照相的我,也开始热衷的站在情景中,又一次的——我“爱”北京天安门了。

    要不说世界太小,都被“圈子”罩住了。这时我的手机铃声将我从“爱”的节奏中脱离:

    国博志愿者Y来电:杨老师,来京咋不先拜码头?!赶紧的来西门,我候着。

    本不想惊动打扰的,还是被“无情”的逮个正着。

    感谢兄弟的情谊,让我独享了沙特的大展,这里就不言谢了。

    (详见国博的相关报道文章,这里略过)

    至于我的G兄弟,参观文物也成了他锻炼的场所,我在展厅内的两个小时中,他也上下而求索,将国博“刷”了一个遍,最后还应景式详细观摩了“复兴之路”。

    朋友间,爱好不同,有收获就好,不必强求异同。

    时针过的真快,将近午时,我和在展厅忙着“备讲”的Y老师告别,于是踏上了我俩“走”北京之路。

    计划是走故宫东线,从南池子向北,进太庙东门,过天安门,再进西线的中山公园,之后走西华门大街,沿筒子河漫步,再次向北,沿北长街,拐景山前街,步入到南北走向的地安门内大街,在地安门西大街向西,最后走进什刹海,围着她绕一圈(前海、后海、西海),最后在位于鼓楼西大街的“都庄宾馆”入住……

    (实际也是这样行走的,不紧不慢的从午饭后的十二点钟,直至目的地,在晚5点入住宾馆,粗略丈量始发和终点的距离是20公里)。

    安静的南池子


    南池子大街是安静的,没有太多的游人逗留,不算太宽的道路,偶尔飞驰过几辆轿车,这是我需要的街景,不走喧哗,但求安静。

    天,雾霾有存留,手机中显示的PM2.5有201强度,一些老外和年轻人都是口罩嘴上护。

    我呢?霾都毒城而来,这点数值只是庄里的零头,相对这里的“重度”,其实对庄里只能是“良优”。

    我行我素,嗓子早已适应,不堵不痒不咳不吐……

    皇史宬西门


    在路东,一个红墙绿琉璃黄瓦建筑吸引了我,这是皇史宬,现归属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管辖,1982年入列国保名录。

    这个门内,还错落着杂乱的民居,老大难的问题,一直困扰着,真和“国保”的铭牌相左。

    有什么办法呢?!百姓的需求和政府的要求总是有距离的,继续找平衡吧。

    太庙大门


    过街,走太庙东门,这里参观的重点将是我新近巩固的古建“阶基”知识,温故知新,对号入座。

    (详见专门撰写的“太庙de阶基”文章)

    看着熟悉的门头题字,恰逢老人家的123周岁诞辰日将至,也算是一种缅怀。


    古树


    太庙四周,种植有许多的古树,盘根错节的,树是有灵性的,不是说“人挪活,树挪死”嘛,哪里的神灵都会有归属,并非能左右。

    能和古树老人相邻,漫步其间,有她们的庇护,幸福感由生。


    午门东雁翅楼



    角楼一隅


    在太庙最北,就是环绕故宫的筒子河,轻霾下,左手是午门的东雁翅楼,右手是倒影叠叠的角楼。

    温馨的画面,景色中只有我一人在停留,能在闹市中,存得一方安静的乐土,供你静静的去思考几分钟,是难觅的,是惬意的……

    这种情景,这份清静,也是我想要的。

    但毕竟生活在闹市中,惬意的生活需要营造,能主动去捕捉,就是对自己最好的关注。

    还是那句话:对自己好一些,那怕只有几分钟。

    出门向西过天安门,故宫的西邻就是中山公园了。


    中山公园南门



    中山公园·亭



    中山公园·廊



    中山公园·草皮(装饰类似流杯池似的)



    中山公园·竹林(能在北方觅得一方翠竹,喜人)


    G兄弟这次来,很是想念中山公园内社稷坛上的“五色土”,这个华夏传统文化的典型符号,祭拜祭拜总是理由充分的。



    诸侯建国立社、帝王封禅等重大仪式多用于五色土。虽然平民百姓对封禅不够资格,但能站在其间,脑海中浮现出象征着黄帝、太昊、炎帝、少昊和颛顼的五色,这个时刻,我也享受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出中山公园东门,直接和午门的筒子河相连,午后的阳光下,静谧的水,高高的墙,愉悦的走其旁,别样的心情挂脸上。


    故宫西南角楼,巍峨耸立,明媚的阳光,打在衬托的垂柳,岁月如梭,光阴似箭。角楼的这种英姿,只能贴近才能述说。


    西华门,高远下,其实不逊色!

    庄重的重檐,平坐下高台巍峨,这种高大上的台基,只能归属帝王在此回眸。皇家的气派,处处都在挥洒,帝都,黄色独享,红都漫舞。


    在北长街路西,中南海的东临,单凭这特殊的位置,你161中学就特牛!刨根下,原来是上世纪初的“北京女子一中”,李大钊亲自扶持的,在“一二九”时期是北平市学联所在地,属于“摇篮”式归属!

    向北不远处,一个大理石券门围绕着红色的台基吸引了我的眼球。


    原是明代兵仗局(掌制造军器)佛堂,后清康熙敕建(皇帝让建的)改为万寿兴隆寺。1949年后曾为老年太监的集中住所,多已被毁,现为民居。


    院内破旧坍塌的民居


    可能是北京有名的地方太多,一些古建,湮灭真可惜。

    而对过,一处透着“藏式”建筑的,背景更“故事”。


    福佑寺,始建于清顺治年间,据说是康熙避痘处。

    雍正登基后拟分为宝亲王弘历(乾隆),乾隆登基后改为喇嘛庙。

    1919年毛泽东率湖南驱逐军阀张敬尧的代表团曾在此暂住。

    1927年为西藏班禅驻北平办事处。

    解放后后曾作为西藏班禅驻京办事处。

    一处院落,竟出入如此的丰富,可琢可磨矣。

    从北长街东行,进入到景山前街,和故宫相邻的一角,凸显出一架牌坊,上曰:大德日生——每天都应该像太阳一样有所作为,给人们带来阳光和温暖。挺有意义的!

    对面是“大高玄殿”,而牌坊则是它的一部分。

    对过就是景山西街了。

    绕景山“半个”。来到了中轴线上的地安门内大街。在大街的东侧“黄化门”街尽头,叫“锥把胡同”的,则是我们河北省人民政府办事处的所在地,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在化肥厂教育中心时,曾经在这里住宿。

    据说这里的19号原为清末总管太监李莲英的房产,我能“僭越”的在此一宿,也算有些口福。

    回忆是美好的,一些零散的北京记忆,时不时的穿插在我们行走的脚步上……

    一直向北,在东西向的“地安门大街”十字路口上,又见“栗秋香”。


    第一次见到如此排队购买栗子的场景,还是2014年北京APEC会议期间,河北博物院组织我们第一批志愿者来恭王府参观路过这里的情景。

    当时我在大轿车最后一排上,和同邻的美女李雅洁都好奇又特馋的羡慕中,转眼两个整年过去了,雅洁也一门心思的相夫教子,挺想的!

    在它的东面就是已经过度炒作的“南锣鼓巷”,而我们哥俩这次又选择了西侧的“什刹海”,漫游,是第一的!

    什刹海,我又来了


    什刹海湖心岛


    因十一期间,我第一次“周游”过什刹海(详见游记:秋游北京),这次细节不谈,只是将一些新的发现共助大家,以此分享。


    都说春江水暖鸭先知,今年的暖冬,不知鸭子的鸭蹼知道是春还是冬?!


    上一次十一期间,他们只能算是“秋游”,这次则是真真正正的冬泳了。这些冬泳爱好者依旧活跃在湖面中,碧波荡漾在冬天刺骨的水中,人有时能和鸭子一起共舞。


    夕阳下,老爷子毽子踢得是高接低挡,喜形于色。



    在前海和地安门大街结合部,是一座名唤“万宁桥”的古建筑。它的小名叫”后门桥“(地安门为皇城的后门,因此称为后门桥),位列于北京城中轴线上,保不齐等中轴线申遗成功了,这座小桥没准会火的。

    其实,它早已是“名人”,入录世界遗产名录,因它位于元代大运河漕运的始点,“大运河”上的第一颗明珠!


    石拱券上方石雕螭状吸水兽



    鹿角分水兽


    趴在岸沿边对视着桥孔的分水兽,头顶一对鹿角,瘪嘴翘鼻圆眼,四爪张开抓在花球上,浑身大鳞甲,粗壮的大尾巴,甚是威武。

    在西海的北邻,是竖立在北二环北侧的被瓮城包围着的得胜楼。

    可惜了,三点半就闭门谢客,无法登楼观景,等下一次来弥补。

    早就收藏有郭守敬相关的门票,而位于西海西北角的“汇通祠”,是我第一次光顾,虽然这里修葺已经很长时间无法正常开馆,但能站在河北老乡的名目下,也算风光一族。

    日落了,迈着走了一天的腿脚,入住鼓楼西大街的“都庄宾馆”,今天外面的什刹海是年轻人的乐土,因圣诞节的平安夜来临,而我则在喧闹声,进入到梦中……


    (未完待续,敬请关注下部游记)


    2016.12.28写于云伫山房



    码字涂鸦瞎比划(mazituya)

     查看原文  分享到微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大不六文章网立场

最新更新

本站所有信息来源于互联网,用于学习参考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微信人生 分享最新微信头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