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 |《我的祖国》当年事一条大河波浪宽《我的祖国》当年事龙应台在香港大学演讲,全场合唱《我的祖国》,视频流传到网上,在朋友圈被刷屏。这首凝聚着中


宋这个叫“最经典”?你的耳朵确实不一般。1.我个人觉得题目写的不够恰当,
引发了一场经典红歌《我的祖国》的全场大合唱。这段...口里唱着歌。当年所
2016年12月20日-引发了一场经典红歌《我的祖国》的全场大...口里唱着歌。
把当年跟随中国共产党的那批香港人,和今天占中那批...类似《我的祖国》,这
是大学师兄们教的《我的祖国》。然后,措手不及地,全场开始合唱“一条大河波
当《我的祖国》全场合唱迎面piapia打脸而来,当学生说国歌启蒙,问她经典需不
是无法复制的当年我国艰苦创业的气息,经典中的经典。说的对原始版本最好
当年创作《我的祖国》这首歌曲时才20多岁的小伙子如今已是74岁高龄了,但依然
他们不仅会唱《义勇军进行曲》、会唱《我的祖国》,还组织各种读书会认真学习
带领我们重温经典,全场齐唱中国人有口皆碑的经典传世之作《我的祖国》!新中

经典 |《我的祖国》当年事

一条大河波浪宽

《我的祖国》当年事


龙应台在香港大学演讲,全场合唱《我的祖国》,视频流传到网上,在朋友圈被刷屏。这首凝聚着中华民族民族精神的歌曲,几十年来一直是中国人最喜爱的歌曲之一,在当年的创作过程中,它渗透着艺术工作者的怎样的艰辛呢,今天小编就带您一同回顾~



词  乔羽

写《我的祖国》歌词时,乔羽仅29岁。“50年代,是我们国家最美好的一个时代。刚刚解放,打了这么多仗,打出了一个新中国,大家高兴,都希望国家好一点,生活好一点,就是这么一种很单纯的想法。那时随时随处都能感受到勃勃生机,你会觉得祖国的天是那么的蓝,土地是那么的滋润。亿万中国人民的心情真的就是扬眉吐气喜气洋洋,到现在我都还向往那个年代。”乔羽说。


当时他正在赣东南、闽西一带体验生活,创作电影文学剧本《红孩子》。他正处于采访最紧张阶段的时候,沙蒙的电报却接二连三地发给了乔羽,最后一次电文长达数页,连起程路线都安排妥当,最后一连用了三个“切” 字,三个惊叹号。乔羽当夜登车赶往上海,再到长春。沙蒙见到乔羽便说, 摄制组停机坐等,每天要耗费2000块钱。沙蒙摆出这一切的意思,是催乔羽快写。“我也不敢怠慢,2000块钱在当时可是个大数目呀。我当时问沙蒙,你认为这首歌应该写成什么样子呢?他也痛快,说我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只希望将来这部片子没有人看了,这首歌还有人唱。” 乔羽说他马上要来样片,躲在长影小白楼里,翻来覆去看了整整一天,想到了自己在太行山里经历的3年战争岁月。“写这首歌的时候,我就希望表现我们的战士在面对强敌、很严酷的战争面前的镇定、乐观、从容;想告诉人们,他们是这样的一种精神状态,他们能赢得这场战争不是仅凭血气之勇。” 


沙蒙拿到稿子后,说没意见,只问了一个问题,“一条大河”是不是指长江?乔羽说是啊,沙蒙反问,既然是长江,为什么不用“万里长江波浪宽”,这一问可把乔羽问了一个愣,他随即解释:“我是一个北方土包子,以前只见过黄河,没见过长江,来你这儿也就见了第二次,印象之强烈引发我写出了这首歌词,但这只是一种引发,而不能代替别人的亲身感受。用‘一条大河’就不同了,每个人心里都会有一条故乡的河,无论将来你到了哪里,想起它来一切都如在眼前。沙蒙思考了片刻,‘就它了’,拿起稿子就走了。”


曲  刘炽


1956年,著名电影导演沙蒙拍摄电影《上甘岭》,请刘炽作曲。沙蒙对刘炽的作曲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我希望这首歌随着电影的放映传遍全国,而且家喻户晓,妇孺皆知。过了若干年,这部电影不放了,只要人们唱起这首歌,就会联想到影片中那些动人的场面,从而怀念那些可歌可泣的、坚守上甘岭阵地的英雄们。” 


刘炽阅读着剧本,阅读着我们最可爱的人,而读入他们心灵的深处:“纯洁、深情、火热、优美”,便仿佛触摸到歌声血脉的搏动,有了歌的蓝图。再读着乔羽的歌词,便也有了对民族风格和时代情感的着力追求。怎样才能让全国人民爱唱这首歌呢?刘炽决定用人民喜爱的歌熏陶自己,使自己在音乐的审美观上尽可能地接近大众。刘炽作了调查,1949年至1955年这段时间,人们喜欢唱的歌有20几首,他从中选出了10首来。刘炽把自己关在房子里,整整一个星期。他一遍遍地唱这10首歌,唱累了就用笛子吹,吹累了再唱。就这样反复不断地从中揣摩,体会这些歌曲的奥秘。邻里们都奇怪:“这家伙疯了?一天到晚唱啊,吹啊,翻来覆去。便是在这“走火入魔”中,刘炽从《卢沟问答》的第一句找到了《我的祖国》这首歌的种子,或称为动机,或称为开始的半句。他后来去长春电影制片厂的小白楼写作,为了避免外界的干扰,他对服务员说,“第一,我不会客;第二,有我信你不要给我,你先给我收着;第三,麻烦你,请你允许我不到餐厅吃饭, 一天三餐请你给我拿来,谢谢你。”刘炽幽默得很呢,然后在门上贴了一个条子,“刘炽死了”, 便把门一关,进入了创作情境。刘炽一旦伏案写作,常是一气呵成。


于是,“一条大河”便从刘炽的笔底流了出来,流向了人民大众的心田。刘炽没有辜负沙蒙的希望,《我的祖国》这“一条大河”穿越了时空,成了永恒的旋律。“一条大河”流淌的是“爱国情,民族音”,可以说凡有龙的传人的地方,就有这“一条大河”歌声的流波。一位马来西亚的老华侨写信告诉刘炽: “我们每每思念祖国和故乡时,就会唱起‘一条大河 波浪宽……’


唱 郭兰英

沙蒙当时为了挑一个唱这首歌的歌手,几乎把所有民族唱法的歌唱演员都叫来,大概二三十人,可听来听去都不合适。”乔羽说,“后来还是我给他推荐郭兰英,郭兰英拿过来就唱,一试,在场的人都拍手叫好!录音是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进行的,第二天,电台便向全国播放了这支歌。郭兰英不识谱,但绝对是个大艺术家,所有的歌,她只要听别人唱一遍就会了。她不是音乐学院出来的,是唱山西梆子出来的,是从戏班打出来的。” 郭兰英是从一名目不识丁的 “小戏子”,成为解放军队伍里一名小文艺兵的,对新中国饱含深情。年过九旬的郭兰英在接受采访时曾经说,《我的祖国》完完全全是代表了我的心呀,也代表我郭兰英的生命啊。没有我的祖国哪有我郭兰英?


演 刘玉茹


1954年,作家林杉创作完《上甘岭》剧本后,在剧本最后的页码上注明:卫生员王清珍就是王兰的原型。王兰的形象是对所有参加上甘岭战役的医务工作者的艺术概括。当年指挥上甘岭战役的秦基伟将军在回忆录中这样写道:“有一个女战士使我印象至深,她叫王清珍,是个铁路工人的女儿,只有17岁。她在五圣山后面的坑道病房,护理30多个重伤员,喂饭、换药、洗绷带,还要背伤员出洞解大小便。有个伤员嘴巴化脓,不能咀嚼,她先把饭嚼烂,像大人喂小孩的样子,一口一口地喂到战友嘴里。”黄继光烈士的遗体,也是王清珍参与整理的。1958年,当王清珍第一次在北京老家看到电影《上甘岭》时,深深地被王兰感动了,仿佛又回到了狼烟四起的朝鲜战场。她下决心要找到扮演王兰的刘玉茹。然而她并不知道,刘玉茹此时也在为寻找她而费尽周折。两年前,刚从东北鲁迅文艺学院毕业的刘玉茹在拍《上甘岭》时,就为王清珍的事迹流过眼泪,她也一直在寻找着这位赋予她创作激情的英雄。到了几十年后的 2010 年,两位老人才如愿相见。


本文源于:厦门晚报

编辑:贺丹丹


南强晚晴(gh_8b72da6c4cef)

 查看原文  分享到微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大不六文章网立场
南强晚晴
gh_8b72da6c4cef
为厦门大学老年同志提供通知公告、新闻报道、人物采访等信息订阅服务

相关

最新更新

本站所有信息来源于互联网,用于学习参考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微信人生 分享最新微信头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