鯨藍雖不知曉其他行業如何,但我確信寫文字是需要某種敏感的。再早一兩年,當我還熱衷於寫的時候,尚未提筆,只需念頭在那裡,腦海中


巢湖鲸蓝西式简餐:人均价格37元。进入鲸蓝西式简餐页面,查看更多关于鲸蓝西
深圳市鲸蓝智慧科技有限公司,业务经理是沈雷,公司注册资本未知,我公司的办公
大小:3980.50KB4、控制器与通讯转换器的接线:控制器上的485B-黄色线)(接转换器上的485-,控制器上的485A+(蓝色线)接转换器上的485+;总线上的所有控制器的GND(黑色线)...鲸蓝门禁说明书-道客巴巴鲸_图文_百度文库wk.baidu2013-03-104.深圳市鲸蓝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深圳市鲸蓝网络技术有限公..
深圳市鲸蓝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地址是广东省深圳市广东省深圳市华强电子世界
17K小说网免费提供鲸蓝作品集,鲸蓝全部小说以及鲸蓝新书在线全文阅读,提供
点击上方标题下「鲸蓝书店」即可快速关注喔有一个人,他少年早慧,在写作上天
河南智能家居河南鲸蓝智能郑州智能家居简介鲸蓝智能简介河南鲸之蓝电子科
点击上方标题下「鲸蓝书店」即可快速关注喔其实,我这篇文章的标题有点儿忽悠
鲸蓝旧事是起点中文网作家。这里你可以阅读鲸蓝旧事全部小说及鲸蓝旧事最新
河南智能家居郑州智能家居河南鲸蓝智能家居简介河南鲸之蓝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鯨藍

            雖不知曉其他行業如何,但我確信寫文字是需要某種敏感的。再早一兩年,當我還熱衷於寫的時候,尚未提筆,只需念頭在那裡,腦海中的詞彙便一個個迸發出來,再堆砌成型。即便不能一氣呵成,也存有某種內在的連貫性。也許跟閱讀與寫的慣性有關,但這段擱筆荒作的日子裡,縱使偶爾有什麼進入,在未成形時也很快變得七零八落開來,無力去抓。從另一層意義上說,文字之於我的「辭色美」也在這一過程中逐漸隱退,早期追求對它的運用,或以天賦,或以視覺,久而久之,文字在眼中似乎都有了不具名的顏色。而此刻一切也黯淡如常,如晚來謝幕。失去了對文字的敏感,鯨重新成為色盲,於是文字也重新成為文字本身。


            不知是否刻意為之,我也未有預想過這些變化、某種鈍感;但它或許也是一種必經的選擇,作為內在性之麋鹿,將創作之主體從既定的惡性循環當中拉拽出來的內部力量。原本鳧水只為鳧水,及其內部濺射出的火星。而很長一段時間裡,寫作這一行為被停滯,以為是某種人間的修行,之後才覺悟過來,約莫是動因上出現了某些差錯。總而言之,借張棗言,這種行為是「需要高興」的,有了這一牽連,編織自然不在話下。但這入口並非伊比鳩魯式的,這便使其註定無法在同一地點等待。當本體僭越此刻,進而解構自身的屬性,我們便只能往下追尋「詩關別材」,尋求一種並非暫時性的、足夠亮的火源。以某種特別的手法去創造慰藉,說法其一是疏離的陌生化與扭曲,將對象之物往深刻、卻也可能是往外層挖掘;而此時應當注意的是,既存在扭曲之本體,那麼載體之指涉則必然不可能是想象本身。否則,對想象之想象終究只能淪入意義的虛無。於是便揣測,以往對陌生化的兩種假設:存在於生活的對立面,又或是恰恰蘊含在生活之中,兩者也許並非衝突而是共存的關係。


            在黑白,好色之徒的一切落地。直至顏色成為鯨,成為象,成為獅子,成為荒原。於是明白,所謂文學,或許根本不是「熬」出來。假以時日,也只是一個「過」字:在愚蠢過活中錘煉,從旁道探聽虛實,領悟了它後,才學會寫——在開頭處提及,文字作為一種「行業」如何,但需明白,寫作本身是難以成為一項現實的行業的,如同虛無難以注釋自身。二十年的漂流裡,我不知道是否真實握有過這種想象,但荒誕的日子中,眼睛轉瞬成為流質。答案會以另一種姿態成型,成為麥田上呼嘯而過的風,便明了有什麼被永遠留在這裡。而我許願,要贈她以所有顏色。還想到寫一首關於「鯨藍」的詩,因不知曉鯨是什麼顏色,於是這種藍便永遠存在於想象之中。



春江和山谷(gh_874741eb6c63)

 查看原文  分享到微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大不六文章网立场
春江和山谷
gh_874741eb6c63
而此時與彼地之間,早已經橫亙了暗淡的歲月

相关

    鯨藍-春江和山谷-大不六文章网(wtoutiao.com)

    鯨藍

    春江和山谷(圓爸) · 2017-01-12 01:47

    鯨藍

                雖不知曉其他行業如何,但我確信寫文字是需要某種敏感的。再早一兩年,當我還熱衷於寫的時候,尚未提筆,只需念頭在那裡,腦海中的詞彙便一個個迸發出來,再堆砌成型。即便不能一氣呵成,也存有某種內在的連貫性。也許跟閱讀與寫的慣性有關,但這段擱筆荒作的日子裡,縱使偶爾有什麼進入,在未成形時也很快變得七零八落開來,無力去抓。從另一層意義上說,文字之於我的「辭色美」也在這一過程中逐漸隱退,早期追求對它的運用,或以天賦,或以視覺,久而久之,文字在眼中似乎都有了不具名的顏色。而此刻一切也黯淡如常,如晚來謝幕。失去了對文字的敏感,鯨重新成為色盲,於是文字也重新成為文字本身。


                不知是否刻意為之,我也未有預想過這些變化、某種鈍感;但它或許也是一種必經的選擇,作為內在性之麋鹿,將創作之主體從既定的惡性循環當中拉拽出來的內部力量。原本鳧水只為鳧水,及其內部濺射出的火星。而很長一段時間裡,寫作這一行為被停滯,以為是某種人間的修行,之後才覺悟過來,約莫是動因上出現了某些差錯。總而言之,借張棗言,這種行為是「需要高興」的,有了這一牽連,編織自然不在話下。但這入口並非伊比鳩魯式的,這便使其註定無法在同一地點等待。當本體僭越此刻,進而解構自身的屬性,我們便只能往下追尋「詩關別材」,尋求一種並非暫時性的、足夠亮的火源。以某種特別的手法去創造慰藉,說法其一是疏離的陌生化與扭曲,將對象之物往深刻、卻也可能是往外層挖掘;而此時應當注意的是,既存在扭曲之本體,那麼載體之指涉則必然不可能是想象本身。否則,對想象之想象終究只能淪入意義的虛無。於是便揣測,以往對陌生化的兩種假設:存在於生活的對立面,又或是恰恰蘊含在生活之中,兩者也許並非衝突而是共存的關係。


                在黑白,好色之徒的一切落地。直至顏色成為鯨,成為象,成為獅子,成為荒原。於是明白,所謂文學,或許根本不是「熬」出來。假以時日,也只是一個「過」字:在愚蠢過活中錘煉,從旁道探聽虛實,領悟了它後,才學會寫——在開頭處提及,文字作為一種「行業」如何,但需明白,寫作本身是難以成為一項現實的行業的,如同虛無難以注釋自身。二十年的漂流裡,我不知道是否真實握有過這種想象,但荒誕的日子中,眼睛轉瞬成為流質。答案會以另一種姿態成型,成為麥田上呼嘯而過的風,便明了有什麼被永遠留在這裡。而我許願,要贈她以所有顏色。還想到寫一首關於「鯨藍」的詩,因不知曉鯨是什麼顏色,於是這種藍便永遠存在於想象之中。



    春江和山谷(gh_874741eb6c63)

     查看原文  分享到微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大不六文章网立场

最新更新

本站所有信息来源于互联网,用于学习参考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微信人生 分享最新微信头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