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甘当绿叶”的人心里都是怎么想的?生活中,有些人不喜欢向前闯,甘当团队的配角。他们在心里觉得,有人做主角就好,不必自己出头,“配角”是性价比更高的角色。近


其实很简单去年的夏天,我与父亲站在了泰山脚下,望着高耸入云的泰山,心中不免凉了一...wapiknow.baidu2011-01-032.如果每个想做大吧主的人都能象于文华这样甘当绿叶,贴吧..
------如果每个想做大吧主的人都能象于文华这样甘当绿叶,贴吧就不会这么乱了
那么那个平凡的女生心里会怎么想呢?跟一个那么人缘好的人在一起玩让我想到了GossipGirl...每个人不一样吧,有的人甘当绿叶有的人要争红花,要因人而...wapiknow.baidu2009-02-114.我不是明星-搜狗百科
并邀请明星好友或大牌老师甘当绿叶参与训练、登台演出。该节目已有三季,第
甘当绿叶不管炎炎夏日,还是瑟瑟寒冬,最后离开教室的,都是我们的班主任数学
中华民族,永远离不开那些甘做绿叶的人,他们为了祖...纵然姹紫嫣红,可我还是
班长是绿草地中的一株,像班长这样拥有甘当绿叶的心的人同样在边疆可见,同样
甘当绿叶,友情出演。该片荣获2013年第20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表演艺术特别奖(
将邀请明星好友或大牌老师甘当绿叶参与训练并登台演出。第一季于2013年8月2
我在挑选角色上就比较喜欢选择那些光明的、正直的人物,他们会给人正能量。”

那些“甘当绿叶”的人心里都是怎么想的?



生活中,有些人不喜欢向前闯,甘当团队的配角。他们在心里觉得,有人做主角就好,不必自己出头,“配角”是性价比更高的角色。


近日,青年调查联合问卷网,对2000人展开的一项调查显示,48.4%的受访者有“配角综合征”,51.6%的受访者没有。64.9%的受访者建议认清自己的能力和性格,根据实际去匹配。


48.4%受访者有“配角综合征” 51.6%受访者没有

付出得越多,担起的责任越大,也就自然成为主角。而有的事对我没那么大吸引力,我就会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不需要出头。”


中国人民大学大四学生邵薪羽曾在美国交换学习,一直是课堂上的“配角”。“不一样的语言环境、高强度的课程都让我倍感压力,甚至不敢举手回答问题,而美国同学有想法就会脱口而出,与老师积极互动”。


“我喜欢当配角,不爱出头。”在山东某村庄任职的大学生村官林晖(化名)总是会依赖团队里的其他人,“我不想考虑事情要怎么开展,听别人的指挥就好”。


调查中,48.4%的受访者表示自身有“配角综合征”,51.6%的受访者没有。同时,50.4%的受访者表示身边有“配角综合征”人群,其中9.5%的受访者坦言非常多。




而当成为团队的配角时,对于角色与能力的匹配度,

28.5%的受访者认为自己的能力“在此之上”,

25.0%的受访者认为“在此之下”,

18.5%的受访者表示匹配,

28.1%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


哈尔滨工业大学学生刘真把配角形象地比喻为“在路边鼓掌”,她认为,有时候需要自己‘出头’,有时候也要学会为别人鼓掌。“付出得越多,担起的责任越大,也就自然成为主角。而有的事对我没那么大吸引力,我就会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不需要出头”。


在邵薪羽看来,是否成为配角也要看场合,“在有重要影响的场合,如面试中的群面,当然不能甘于平庸,要争取扮演一个领导者来组织好这场谈话。但在日常生活中,比如同学聚会时,听朋友们聊天谈笑更舒服”。




对于“配角综合征”,47.5%的受访者认为应改变现状,“每个人都该去争取更好的位置”;39.8%的受访者认为正常,“生活中本来就有主配角”。


刘真认为,重要的是在团队里找到自身的定位。“当领导或者当观众不能说哪一种更好,因为当观众也不一定是安全的,了解自己的需求并且找到正确的定位很关键”。



53.9%受访者认为从小接受“乖孩子”理念而不去争取导致“配角综合征”

该推着自己走的时候就推推自己,尽管尝试改变会比较痛苦。但逼着自己去体验一把,也许会收到很棒的效果。”


“我知道我有能力去做一名领导者,但不想承担那么多。”林晖说,大学时他也做过领导者,但更向往辅助性的角色,“在我看来当配角是一件挺开心的事情,担子没那么重,把自己职责范围内的事情做好,也是一种成就”。


“身边更多的人喜欢当配角。”问及原因,邵薪羽认为,首先是自身是否具有掌控全场的能力,其次是性格,有的人性格比较柔弱,不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通常更愿当配角。




“配角综合征”为何如此普遍?

53.9%的受访者认为孩子从小接受“乖孩子”理念不去争取是主因,

52.2%的受访者指出不自信导致畏首畏尾,

43.9%的受访者认为是没勇气承担可能出现的后果,

35.6%的受访者认为受集体重于个人的传统观念影响,

33.6%的受访者认为父母事事做主导致决策勇气缺位,

21.6%的受访者认为成长中常受点评导致介意被评价。


为了改变留学时期的自己,邵薪羽曾定了“每节课必须举两次手”的目标,“后来老师们都认识我了”,她笑着说,“该推着自己走的时候就推推自己,尽管尝试改变会比较痛苦。但逼着自己去体验一把,也许会收到很棒的效果。”


“回顾自己的大学生活,感觉我在很多学生组织中都处于普通的位置。”刘真说,“虽然不想做没有存在感的人,但性格上的某些惰性会阻止我们去当那个主角。”


刘真认为,若想在一个团队中处于领导者的位置,得到更多的尊重,就要在别人看得到、看不到的地方付出更多,才有自信去争取。




对于“配角综合征”人群,

64.9%的受访者认为要认清自己的能力和性格,根据实际去匹配;

63.2%的受访者建议尝试打破固有设置,充分呈现自身;

50.4%的受访者认为当在某个时机和境况尝试新的选择;

22.0%的受访者建议与父母、老师或领导多沟通。


受访者中,男性占48.0%,女性占52.1%;居住在北上广深的占35.5%,其他一线城市的占19.4%,二线城市的占27.6%,三、四线城市的占16.3%。



编辑:崔艳宇

图片: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满洲里信访(gh_c456a4b13a44)

 查看原文  分享到微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大不六文章网立场
满洲里信访
gh_c456a4b13a44
推进阳光信访建设,引导群众依法走访。做好信访宣传工作。

相关

    那些“甘当绿叶”的人心里都是怎么想的?-满洲里信访-大不六文章网(wtoutiao.com)

    那些“甘当绿叶”的人心里都是怎么想的?

    绿叶

    满洲里信访(杜园春 赵明聪) · 2016-12-31 18:32

    那些“甘当绿叶”的人心里都是怎么想的?



    生活中,有些人不喜欢向前闯,甘当团队的配角。他们在心里觉得,有人做主角就好,不必自己出头,“配角”是性价比更高的角色。


    近日,青年调查联合问卷网,对2000人展开的一项调查显示,48.4%的受访者有“配角综合征”,51.6%的受访者没有。64.9%的受访者建议认清自己的能力和性格,根据实际去匹配。


    48.4%受访者有“配角综合征” 51.6%受访者没有

    付出得越多,担起的责任越大,也就自然成为主角。而有的事对我没那么大吸引力,我就会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不需要出头。”


    中国人民大学大四学生邵薪羽曾在美国交换学习,一直是课堂上的“配角”。“不一样的语言环境、高强度的课程都让我倍感压力,甚至不敢举手回答问题,而美国同学有想法就会脱口而出,与老师积极互动”。


    “我喜欢当配角,不爱出头。”在山东某村庄任职的大学生村官林晖(化名)总是会依赖团队里的其他人,“我不想考虑事情要怎么开展,听别人的指挥就好”。


    调查中,48.4%的受访者表示自身有“配角综合征”,51.6%的受访者没有。同时,50.4%的受访者表示身边有“配角综合征”人群,其中9.5%的受访者坦言非常多。




    而当成为团队的配角时,对于角色与能力的匹配度,

    28.5%的受访者认为自己的能力“在此之上”,

    25.0%的受访者认为“在此之下”,

    18.5%的受访者表示匹配,

    28.1%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


    哈尔滨工业大学学生刘真把配角形象地比喻为“在路边鼓掌”,她认为,有时候需要自己‘出头’,有时候也要学会为别人鼓掌。“付出得越多,担起的责任越大,也就自然成为主角。而有的事对我没那么大吸引力,我就会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不需要出头”。


    在邵薪羽看来,是否成为配角也要看场合,“在有重要影响的场合,如面试中的群面,当然不能甘于平庸,要争取扮演一个领导者来组织好这场谈话。但在日常生活中,比如同学聚会时,听朋友们聊天谈笑更舒服”。




    对于“配角综合征”,47.5%的受访者认为应改变现状,“每个人都该去争取更好的位置”;39.8%的受访者认为正常,“生活中本来就有主配角”。


    刘真认为,重要的是在团队里找到自身的定位。“当领导或者当观众不能说哪一种更好,因为当观众也不一定是安全的,了解自己的需求并且找到正确的定位很关键”。



    53.9%受访者认为从小接受“乖孩子”理念而不去争取导致“配角综合征”

    该推着自己走的时候就推推自己,尽管尝试改变会比较痛苦。但逼着自己去体验一把,也许会收到很棒的效果。”


    “我知道我有能力去做一名领导者,但不想承担那么多。”林晖说,大学时他也做过领导者,但更向往辅助性的角色,“在我看来当配角是一件挺开心的事情,担子没那么重,把自己职责范围内的事情做好,也是一种成就”。


    “身边更多的人喜欢当配角。”问及原因,邵薪羽认为,首先是自身是否具有掌控全场的能力,其次是性格,有的人性格比较柔弱,不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通常更愿当配角。




    “配角综合征”为何如此普遍?

    53.9%的受访者认为孩子从小接受“乖孩子”理念不去争取是主因,

    52.2%的受访者指出不自信导致畏首畏尾,

    43.9%的受访者认为是没勇气承担可能出现的后果,

    35.6%的受访者认为受集体重于个人的传统观念影响,

    33.6%的受访者认为父母事事做主导致决策勇气缺位,

    21.6%的受访者认为成长中常受点评导致介意被评价。


    为了改变留学时期的自己,邵薪羽曾定了“每节课必须举两次手”的目标,“后来老师们都认识我了”,她笑着说,“该推着自己走的时候就推推自己,尽管尝试改变会比较痛苦。但逼着自己去体验一把,也许会收到很棒的效果。”


    “回顾自己的大学生活,感觉我在很多学生组织中都处于普通的位置。”刘真说,“虽然不想做没有存在感的人,但性格上的某些惰性会阻止我们去当那个主角。”


    刘真认为,若想在一个团队中处于领导者的位置,得到更多的尊重,就要在别人看得到、看不到的地方付出更多,才有自信去争取。




    对于“配角综合征”人群,

    64.9%的受访者认为要认清自己的能力和性格,根据实际去匹配;

    63.2%的受访者建议尝试打破固有设置,充分呈现自身;

    50.4%的受访者认为当在某个时机和境况尝试新的选择;

    22.0%的受访者建议与父母、老师或领导多沟通。


    受访者中,男性占48.0%,女性占52.1%;居住在北上广深的占35.5%,其他一线城市的占19.4%,二线城市的占27.6%,三、四线城市的占16.3%。



    编辑:崔艳宇

    图片: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满洲里信访(gh_c456a4b13a44)

     查看原文  分享到微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大不六文章网立场

最新更新

本站所有信息来源于互联网,用于学习参考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微信人生 分享最新微信头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