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位以待 AD 1000*90
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他被称为“戏妖”,一个眼神就是一出戏,让国产电影有了细品的必要

【组图】他被称为“戏妖”,一个眼神就是一出戏,让国产电影有了细品的必要

时间:2017-05-19 09:35来源:

原标题:他被称为“戏妖”,一个眼神就是一出戏,让国产电影有了细品的必要

  

面瘫、鲜肉横行的影视圈里

还好有他

  

心理学家发现,眼神交流是人际关系的大杀器。眼神对演员的重要性更不用说。

女明星“眼神杀”的代表是许晴,她的眼神仿佛一个黑洞,瞅谁谁被吸!

男演员版“眼神杀”,周刊君要力推这位:

  

段奕宏。

先放几张老段的照片,感受一下何为眼里都是戏!

  

刚上映的悬疑片《记忆大师》,段奕宏不经意的眼神看似和风细雨,实则惊涛暗涌,他不仅是在和黄渤飙演技,也是在和观众斗智斗勇。

  

《烈日灼心》,他饰演警长伊谷春,在车上发现嫌犯时,全程眼神演戏。第一眼若无其事;第二眼发现不对,眼神高度警觉;第三眼就表现出执法者的严厉来了。

  

《我的团长我的团》里饰演龙文章,他不想打败仗,但那么多炮灰在他的鼓动下死了,眼神的笑里,是明知惨败的泪。

  

  

  

《海上孟府》里,有一场戏是孟府少东家与心上人告别,最后一次送她回家,整场戏段奕宏没有一句台词,全靠眼神体现情感变化。

  

《白鹿原》中,黑娃和田小娥的第一场床戏,段奕宏把它定义为是情欲,不是爱情。所以这场戏里黑娃眼神呆滞,看不到一丝陶醉的表情。

除了眼神,段奕宏还擅长通过微表情、细小的肢体动作,把角色复杂又微妙的信息一层一层传递出来。 曾有导演特意为他删剪台词——只看他本身,就已经是一场好戏。

懂他的粉丝,称他为“ 戏妖”,甚至还有人说:

这是个让角色找到灵魂的演员。

他的努力让国产电影有了细品的必要。

但修炼成“妖”,他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让我们看到了:

一个资质一般、怀才不遇的西北汉子,如何凭借一股死磕的劲儿,去尽好自己的本分,赢得演员本身该有的尊重。

  

段奕宏毕业的中央戏剧学院,遵循“体验派”,强调生活是艺术的源泉。在浮躁的电影圈,已经很少有演员愿意体验生活,但段奕宏一直坚持母校的传统。

他说过,对自己没有经历过的事儿和感受,从不会自以为是作出判断,而是会花很长时间来琢磨剧中人物的性格特点,如此才能塑造经得起推敲的形象。

  

《白鹿原》中有一场割麦的戏,段奕宏认为割麦子是黑娃长年累月反复劳动后的身体本能。要想复制这种本能,只有反复练习。

剧组让体验割半亩地,他就割三亩地。“你不是农民,想化作农民就只能这样。这样心里才踏实。”

  

拍《烈日灼心》前,段奕宏去厦门派出所体验了20天,扫黄、讨薪他都跟着去观察。结果就是看完电影的人有这样的感受:警长伊谷春这个角色,是长在他身上了。

知乎网友@伊白说:

  

剧中还有一场高空缉凶戏,段奕宏整个人挂在高空中。为了真实,他跟导演提议调松身上的威亚,展现那种肌肉撕扯、脸部表情因痛苦而纠结在一起的情景。

  

拍《记忆大师》,作为同样对表演有高要求的演员,黄渤觉得段奕宏在现场比自己还要轴:“特别较真,必须在心里面走通走顺,才可以进入。”

  

因为饰演的角色是《记忆大师》中最大的反转,段奕宏就给自己提了个要求:当影片谜底揭开后,有观众二刷回去看,自己的表演一定要经得起推敲,经得起倒回去看,否则就失败了。

都是很笨的方法,但他觉得这样才踏实。

“演员要做的工作是提供众多的可能性。”在他眼里,只有不断体验、试验,才能把角色装到自己里头,又让角色自然生长出内涵。

但在演艺生涯的前期,他这种格外较真的性格,却起了反作用。

他的中戏老同学高虎、陶红都觉得他早期“ 过于深挖和吃紧”了,而表演首先就不能紧张。编剧史航描述年轻的段奕宏是一个“一直在给自己偷偷上发条的玩具狗”。

  

段奕宏早就认识到自己的问题:“从大学起,我就是不闻窗外事,给别人感觉是心事重重的,不懂得张弛。”

原因他认为是“ 自卑”。考中戏,他就花了三年时间;本科期间,班里同学陆续收到片约,他无人问津。他觉得问题出在颜值上:在白面小生的时代,“嘴厚鼻大皮肤黑”的面相确实不流行。

  

只能玩命学习了。

当他以全优成绩毕业,却依旧没有导演找上门来。最终他选择进入国家话剧院,在话剧舞台上继续磨练自己的演技。

  

不自信又倔强的人,或许都有过这样的经历, 因为无法接纳自己,只能不断地逼自己,暗暗下苦功夫,但其实很容易用力过度。

还好等时间过去,取得一些成就后——《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里的角色塑造受到观众喜欢后,他开始反省自己的紧张。

“不一定百分之二百地扎在里面就是好的,会让你丧失理性的判断。”渐渐地,他再也不是过去那个“紧张段”了。

人一松,演技就更上一层。原本不被看好的颜值,现在也变成了格外有味道的一种气质:

他的脸上有亦正亦邪的光,他的微笑锐利、深层,开始让观众着迷。

  

在他身上, 努力滋长了才华,才华又慢慢改变了容貌。

即使如此,在奖项方面,他唯一拿到的“大奖”,也仅有2015年凭借《烈日灼心》获得的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金爵奖。在颁奖典礼上,他百感交集地说:

作为一个演员的我,愿意为戏为奴。我将继续沿着,我心中认为的演员的道路走下去。

  

言下之意,“红不红”对他已经不那么重要了,获不获奖也是身外之物。 他是演员,一个纯粹的演员,是用作品来说话的。

这就能理解,除了有新剧上线,我们很少能看到段奕宏的新闻。唯一的八卦只有他被拍到和妻子喝咖啡。

如今这个44岁的中年男子,就像红酒,年份越久,反而越醇。

感谢段妖。让我们看到了,一腔热血经过时间的洗礼,会被雕塑成什么模样。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推荐阅读

  

点击图片阅读 | 娶了樊胜美,就等于娶了她一家

  

点击图片阅读 |太念旧的人,都走不远

  

点击图片阅读 |他骂胡适是太监、陈独秀是蠢才,往楼下撒尿,带儿子上妓院,一句话噎死日本人,名副其实民国第一狂人

虚位以待 AD 300*250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1036482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