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位以待 AD 1000*90
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小学生用大数据“遇见”苏轼,只因为有个搞技术的爸爸?原标题:小学生用大数据“遇见”苏轼,只因

【组图】小学生用大数据“遇见”苏轼,只因为有个搞技术的爸爸?原标题:小学生用大数据“遇见”苏轼,只因

时间:来源:

原标题:小学生用大数据“遇见”苏轼,只因为有个搞技术的爸爸?原标题:小学生用大数据“遇见”苏轼,只因

原标题:小学生用大数据“遇见”苏轼,只因为有个搞技术的爸爸?

最近的朋友圈不止有鹿晗,还有一群来自清华附小的逆天小学生。

他们为纪念苏轼先生诞辰980周年,开展了一系列致敬活动。包括诵读诗词、飞花令游戏、临摹苏轼书法和画作等等。

其中六年级同学们“遇见”苏轼的方式是23份课题调研报告!!部分题目如下:

《大数据帮你进一步认识苏轼》

《人杰地灵—苏轼的旅游品牌价值分析》

《今人对苏轼的评价及苏轼的影响力》

《苏轼的朋友圈—揭秘苏轼不同时期的朋友》

具体内容是这样式儿的:

▲总共其实有12页

(图片源自清华附小2012级4班官方微信)

除了大数据,还有问卷调查、交叉分析、思维导图、资产分析......

▲图片源自清华附小2012级4班官方微信

而这篇只是用来给家长汇报作业的微信推文也在两天之内突破10万+

相关新闻报道与评论达500多条,同时也引发了知乎话题讨论~

叹服小学生的,感慨学校的,羡慕爸爸的,质疑可行性的......都不是没有道理~

但抛开所有这些想一想

黑格尔大大说过“存在即合理”

为什么这样的作业模式会出现?

为什么研究苏轼都开始用大数据、还要分析他的朋友圈呢?

这是互联网文化的渗入小学生们不止会打王者、粉鹿晗也知道大数据、思维导图。

更是互联网思维的影响学生已经从受众转型为用户,自主、个性、开放也是他们的特质。

我们总说互联网思维颠覆着各行各业,可是大多数领域都依然停留在技术与手段层面,教育也不例外。线上课堂越来越多,打破了时空界限,却也一定程度上加剧着老师说学生听的现状;翻转课堂理念盛行,可是在大学里都走得举步维艰。

也许只有“思维”改变了“思维”时,才有可能带来真正意义上的颠覆,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依然需要时刻保持警惕。

用户思维:被动接收➜自主探究

“今天我们学苏轼的一首诗,来大家先记一下苏轼的生平:苏轼,字子瞻,又字和仲,号东坡居士,世称苏东坡、苏仙。……与欧阳修并称‘欧苏’,为‘唐宋八大家’之一。”

怎么样这配方熟悉不,再配上语文老师昏昏欲睡的声音,苏轼是谁重要吗?就只知道他搞这么多事情又得回家抄抄背背。于是乎苏轼还是苏轼,一段时间后记得最清楚的只剩他的字号。

可清华附小的学生们经过这一番折腾,对苏轼的感情那一定相当深厚了。不仅仅是生平,对于苏轼生平和其诗作的关联性、苏轼对于后人的影响以及苏轼的社交圈可能比苏轼本人都还要清楚。

这样以学生为主体的课题报告形式,是典型的“去中心化”弱化老师的传者角色,改变传授模式,让学生真正成为学习的主体。并让他们从知识与信息的接收者,通过合作与探究,成为内容的自主生产者。这熟悉的UGC(用户生产内容)模式啊。

UGC模式是伴随着以提倡个性化为主要特点的Web2.0兴起的。在互联网领域最为典型的就是粉丝经济,偶像由粉丝铸造。如果苏轼有微博的话,他一定会非常感谢附小老师这个“经纪团队”,一个课题报告,就能让他涨不少粉。对于学生而言,苏轼这个遥远的诗人,也通过研究调查变得亲切、有趣、立体起来。

从被动接受知识,到自主探求。不仅是学生身份的转变,也是教育机构、老师与家长的转变。交互式学习模式越来越多的走进小学课堂,对于小学教师知识的综合性,以及家长的配合度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But不能为了自主而自主

自主性产生的前提:主体必须是学生本人。

不知道“大数据”一文中出现了三次的爸爸,到底负责了这篇报告的百分之多少。如果是将近100%,那可真的是有效锻炼了“爸爸”的自主学习能力。不过官方已经给出了澄清,爸爸只是协助者。

▲图片内容源自重案组27号

网上也有很多家长吐槽学校作业,隔三差五要做小组课堂展示,展示就展示呗还非得用PPT展示,孩子哪会啊,结果还是家长来。听起来孩子们常常会做自主探究式的学习,但其实主体早就跑偏。其实这点得向清华附小学习,老师或是家长多一些耐心,利用一次机会教会孩子,之后就只要相信他们,给予协助就好啦。

自主性的发展需要因地制宜。

的确,不是每一所学校都是清华附小。每个地区的教育资源分配、教育改革发展程度不同;每个学校师资力量、生源水平也不同。对于调动学生自主性所能达到的程度必然会存在差异。

直接照搬必然不行,但完全自我放弃也不是应该有的态度。结合自身情况制定合适的教育教学策略,才是理性的、更利于学生发展的方式。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并非只有城市孩子、好的学校和家庭才能开展探究式学习。转变理念、结合具体条件所有的学校都是可以开展探究式学习的。

数据思维: 感性分析➜理性加持

互联网时代更强调 “大数据”这一概念。但不论是小数据还是大数据,其关键均不在于数据,而是数据背后所蕴含的信息。小学生们的课题研究通过多种相关数据分析,使他们认识到的苏轼更客观、更具体。

数据分析需要基于理性、客观、富有逻辑性与观察力的思维。这“一堆”思维看似宏大,其实需要从细微处做起。公式在现在小学数学课本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多个例题,学生们会与老师一起,通过例题推导出公式;魔方、魔尺进入小学课堂,随时随地玩起来;自然科学课,更多的让孩子们动手做实验,通过实验论证现象的合理性。这些都是在培养学生的理性分析等思维。

需要注意的是,互联网时代对于数据思维的推崇并非是极端化的,而是在感性思维的发展中,加入更多的理性与严谨。

So要平衡发展,不能见风就是雨

《中国诗词大会》一火,孩子们开始无止境的背诵之路。还有《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成语大会》都掀起了一股又一股小学生学习传统文化的热潮。而清华附小这次研究式学习的教育实验必然也会引发一定程度的追捧和效仿,作业里搞点数据分析、整个思维导图,那可能家长得陪着孩子一起哭了。

可是人家清华附小的学生们“遇见”苏轼也是从朗诵诗词、临摹画像、了解苏轼生平故事开始的~在对苏轼有了一定认识之后才会报选题,做调查。况且人家都做课题好多年了,一年级开始有简单接触,三年级下半学期就正式进行调研活动的学习。去年是鲁迅,今年是苏轼,明年预想是做李清照。

互联网时代啥啥都变得快,教育也不例外。

类似的教育变革性事件只会越来越多,不论是学校还是家长都需要保持理性

合的才是最好的。

合作思维:封闭式➜合作与开放

前辈小学生们对于大家一起写作业这种事估计是想都不敢想的。不说一起写作业,敢在自习课上讨论个题目,都是要被值班老师和班主任轮番吊打的。

这种“封闭式”的学习模式,已成为前辈小学生们的烙印之一,并依然影响着他们。所以他们在大学里一听要作pre就会一个头n各大,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其实现在小学学生进行小组学习、大家一起制作东西是很平常化的,可能就是没有像课题报告这么厉害而已。合作式的学习使得个体或群体之间需要相互配合,就必然会产生交流,不论是是思维的碰撞还是意见的争执,都会对个体的社会化有正面的影响。

合作思维根源于开放思维。开放性是互联网时代的重要特征。“‘互联网+’的实践思维本质上是一种突破了传统思维活动方式封闭性,主动连接事物、对接资源的开放性思维活动。”附小学生从不同的学科视角(社会学、经济学等等)解读苏轼,是一种开放;问卷调查中中“你会和苏轼做朋友嘛”,这也是一种开放。

开放很大,但实现开放的路径可以很小。

But合作与开放不能硬来

它们需要条件

内在条件你让三年级及以下的小学生开展合作学习、发散思维,那可能整个学校都会炸锅。他们的思维还依然停留在以自我为中心的状态中。然即使是高年级,也需要结合学校与学生的具体情况来开展。清华附小的“遇见”苏轼活动就是分年级开展的。低年级段读诗词,中年级段进行研究诗歌、进行吟诵等这一类的,高年级段进行小课题研究。

▲图片源自清华附小2012级4班官方微信

外在制约在一个80多人的班级中如何有效开展小组讨论学习?能够指导课题报告的老师得到达什么水平?根据相关报道,清华附小的老师就在教室里办公,为的就是更好的与学生沟通交流;选拔老师时注重综合素质,多学科老师共同商量课题研究的开展。

当然,如何让合作探究式学习与最终依然需要靠成绩评定的教育制度达到一种平衡更值得我们思考。

它们更需要过程。

小学生在六年级能“遇见”苏轼并非偶然,他们从三年级下学期开始,先后做过十几次课题研究,包括“种子生长日记”、“地铁雾霾影响”、“操场实物测量”等等。

▲图片内容源自重案组27号

所以逆天并非一天养成,合作与开放式的教育培养也不可能一下就遍布各地。也许这个过程需要很久,也会产生很多痛苦,但依然要相信它是值得的。

Whatever教育不可否认的在被互联网颠覆着。

是技术上的变革、文化上的渗入,更是互联网思维对于教育思维的影响。凡是“影响”必有“利弊”,怎么才能更好的趋利避害?得有勇者敢于尝试~在这点上还是得感谢这些牺牲了十一假期,只为“遇见苏轼”的小学生们。

他们让我们看到了传统教育模式被颠覆的可能性而这个可能性的延展和持续,本质上需要“教育理念”的转变。从而带动制度性的变革,促进学校的探索式发展,而老师和家长也需要在这个过程中一同成长。

最后

我们去遇见苏轼可能来不及了

就争取成为能让孩子遇见苏轼的爸妈吧

其实和孩子一起相遇王者峡谷也挺好

文中部分图片源自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虚位以待 AD 300*250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1036482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