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位以待 AD 1000*90
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独家|周凤岭专访:生活需要有沉淀,人生才有意义原标题:独家|周凤岭专访:生活需要有沉淀

【组图】独家|周凤岭专访:生活需要有沉淀,人生才有意义原标题:独家|周凤岭专访:生活需要有沉淀

时间:来源:

原标题:独家|周凤岭专访:生活需要有沉淀,人生才有意义原标题:独家|周凤岭专访:生活需要有沉淀

原标题:独家|周凤岭专访:生活需要有沉淀,人生才有意义

11月5日晚,为期三天的赤水河谷·音乐节完美落幕。

160多公里的赤水河谷,“赤水要塞”、“野心城寨”、“秘林舞台”三大舞台同步开演,此次赤水河谷音乐季还拓宽音乐节的疆域,延伸至当代艺术领域,打破了舞台和空间的限制。

今年的赤水河谷音乐季,周凤岭位于土城古镇的野心城寨进行了演出。

图片来自微博网友@台风吹不动的胖子、@陈粒的身份证

演出完当晚,周凤岭接受了OPEN开腔的独家采访,第二天一早将赶往机场搭乘回北京的飞机

(以下采访周凤岭简称周)

1994年红磡那场“摇滚中国新势力”演唱会已经过去20多年,至今都被人作为无法复制的巅峰被人在不同场合和时间提起,作为中国摇滚的先行者,周凤岭也曾经历过中国摇滚乐最辉煌的时候,也曾经是享受过上万人山呼海啸的摇滚明星。

提起周凤岭,大家提及的最多的便是:窦唯的吉他手,他曾在采访中提起:我很荣幸跟窦唯合作,但起码给我的定位准确些。

对于曾经的合作伙伴,他是如何看待的?

周:一半一半。比如别人说你像一个优秀的人,善意地表达:你也不差。但是有一些问题就是,他们只是在浅表的地方把你归类,比如说你曾经跟他合作过,就认为你不管做什么都会以这个为符号给你装进去。事实上特他们并不懂我的音乐、不懂我和他之间的区别是什么。在音乐的内容上,曾经合作过的人不可能音乐的走向会完全是歧途的,那不可能聚到一起。

比如说我是玩死亡音乐的吉他手,他会请我去吗?至少那个时候他不会请我去。很多东西不能因为一个人的光环概括了一切,其实我已经是独当一面了那个时候,只不过没有背后的光环,我是地下活动的,因为地下活动有自己特性的东西人家才会请你来合作。别人提及我总是连带他(窦唯)一起,我也谈不上介意,谈不上不介意,只不过我觉得最想说的是我们在音乐上内容是完全不一样的,不能把所有的流行音乐都归为一类,所有的摇滚乐都归为一类,所有的合作都归为一类。其实在细节上,很多艺术文学也是这样,大体上是一个方向,但是细节是分很多派别的。

图为周凤岭早期演出照片

94红磡的演出,窦唯与周凤岭合影,图片来自张晓舟微博

今年周凤岭推出了新专辑《北京1986》,作为一位北京老炮儿,他对这座城市又有着怎样的感触?

周凤岭《北京1986》MV

我其实前面好多采访也说了。其实整个情节是写关于城市,关于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城市的喧嚣对我来说是感受很深的,不像我曾经感受到北京的那种宁静,或者是人们的状态,都是比较平稳的,有宁静的心态的那么一个年代。我觉得在如今这个年代,用北京来影射整个社会发展,有这么一个弊端出现:当我们脚步在往前走的时候,我们丝毫没感觉到生活的风景给我们内心带来的憧憬,而是不停的奔波,不停的忙碌,失去了对生活深层的感受。这个是我不希望看到的,大概是这样的。

社会的变迁一定会带来它的问题,但是我们也可以说它是社会发展的必然现象,但是我们作为一些旁观者,我们对这种社会发展、对生活的步伐,总会要窥视,去探讨,甚至是去批判这里面很多存在的问题。总会有一些人去看、表达这些,哪怕社会在进步,很多东西哪怕是很好的,但是有一些问题都会有艺术家去剖析。

30年过去了,走出流行的周凤岭也看开了,这些年他如何看待别人对他的看法?

周:其实现在跟年龄大了有一定关系,很大一部分是我不再去跟任何人比较,这个是很重要的。在过去会不由自主的会比较,在意这张唱片别人怎么看、销量如何、有多少人喜欢。

现在我觉得我保持一个特别年轻的心态,最重要的就是我需要不管别的,就按照我自己的方法来,这样特别轻松。生活上只要足够我生活平稳过就可以,不贪图金钱,即使金钱是很重要的,如果违背我意愿的时候我不会选择,因为那不是我的目的。我觉得还是那句话,金钱还是我的生活手段。

曾经有朋友说过:你应该做更多的宣传、更多地露脸、要更多的想办法用一些标题的方式,用一些特立独行的方式吸引粉丝。其实真正喜欢你音乐的人,该来全都来了,这些恰恰吸引不了那些真粉丝。

他还说:你不要以为谁的粉丝多,就更胜一筹,粉丝可以是假的,或是昙花一现的,今天喜欢你,明天另觅新欢。今天可能喜欢你们这个噱头,也许过两天就不喜欢你,喜欢另外一种噱头了。我很能理解,有些人喜欢音乐可能是一辈子就喜欢一个音乐,这是真粉丝。

音乐人对创作的思考和引导的方向,是否有偏离?

周:我始终对各种事物、艺术比较敏感,我听大量的音乐也好,看一些关于音乐艺术方面作品也好,这是我的自然需要,会给予自己填补,不过不像以前那种冲动,想要表现我自己。

还有我觉得新鲜事物来了以后,你去接受任何新的东西,这样才会对过去和现在很多事情有平衡性的评判,平衡度的感受。也就是说我不光是接受新的事物,但是我同时觉得,不管社会怎么发展,人性的东西最永恒的,内心纯洁的地方,不管什么时候始终得有一个角落去安放它。

社会发展得非常浮躁,包括我们很多身边的年轻人,他们在这个浮躁的环境里,包括很多的媒体,在文化的推动上,或者是宣传上,会给很多人带来不由自主进入到其中的游戏当中。当你知道过去,再看现在新的元素,所以你就会感觉到有什么不一样。我们既不能停留在过去,我们也不能盲目追寻现在很多东西,所以需要思考。

就拿北京来说,很多问题。比如说年轻人们对这个居住的北京、工作的地方,并不了解这里面深层的文化,或者是周围给你带来的浅表的生活都不知道,在哪生活都一样,那是不对的,这个不应该,因为我觉得生活需要有沉淀,人生才有意义,而不是一味跟从盲从。因为新歌里面很多作品也是有一些关于身边人的感受,最重要的就是北京缺乏过去的宁静和纯净的心态的东西。我说的其实就是当下整个社会的现象。

对待音乐,周凤岭的新态度是什么?

周:有的人认为我摇滚,就跟汪峰很像,这个东西没法解释,因为背后的审美和艺术音乐整个文化的宽度太宽了,你没有办法去一一说服他,但是你会知道有一些人听得懂,有一些人明白,这就OK,就足够了。100个不懂你的人去议论,总比1、2个明白你的人肯定你,我更希望是后者。

其实我不是像别人那样那么义愤填膺和激进的去批判任何事情,我就是最简单地把我的兴趣爱好发挥出来就可以了,只关注自己应该去做的、自己想做的事情。

前一段时间有人采访我,那个做的还可以。但是它里面的标题是说我说了一句话,他们提炼出来。我说:音乐不应该是职业的,就我个人来说,音乐不要去做职业的。但是有人评论,我就觉得他没有理解我的意思,他说如果一个人对任何事情没有职业态度,没有职业精神的话,你还能把这件事做好吗?他恰恰不明白,我是专业的,但我不是职业的。职业的是你要什么我给你来什么,专业的是我就完成我自己,并不是说不认真做,敷衍地去做,我很专业,但我不是职业音乐人,比如:有的职业画家,多画一棵松作品才会被买走、你这天就给我写这样的音乐、明天就给我那样的。我不是那样的,我不是投其所好,我是专业的,术有专攻,我是做我自己想做的音乐,而不是职业的,我是这个意思。

本次独家访谈视频版本

从《冷漠都市》到《光怪陆离的城市》,周凤岭是中国摇滚乐坛少有的关注城市生活内在体验的音乐人,从《雅宝路》到《北京1986》,更是北京城市变迁的时代见证者。

继今年7月22日新专辑《北京1986》首发之后,周凤岭再次举办个人专场,11月18日携乐队在江湖酒吧演出。同时,周凤岭键盘手夏冬也将以个人身份做暖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虚位以待 AD 300*250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1036482878